在湖南

2020-01-15 19:50

由于冰冰的勤奋努力,她的工资也水涨船高。去年她离开那家美甲店决定自己创业时,每个月已经有四五千元的收入。涨了工资后,冰冰也从亲戚家搬了出来,和男友一起在上班地附近租了个小窝。房子是和别人合租的,三室一厅,一个月800元。

分析报告称,在新生代流动人口的支出结构中,食品支出和房租支出是最主要的支出,分别占总支出的43.6%和22.6%。2013年动态监测数据显示,湖南新生代流动人口最主要的住房来源为租住私房,其比例达到55.6%。其中,住房支付困难的比例达到了36.4%。研究表明,房租收入比超过25%就是家庭住房支付困难的界线。新生代流动人口购买商品房的比例为6.8%,低于上一代的15.1%。

《湖南省新生代流动人口居住状况研究专题》(简称“专题报告”)显示,新生代农民工更倾向于在城市生活。数据显示,78.4%的人表示愿意在城市定居,远高于第一代农民工将近30个百分点。调查还发现,收入越高,城市定居意愿越强烈,月收入3500元以上的城市定居意愿最强,为38.2%;其次是月收入 2500元-3500元的,为30.1%;月收入1500元以下的留城意愿最低,只为26.5%。

新生代流动人口每周平均工作6.3天

为什么文化程度较高,收入反而较低?昨日,湖南省流动人口计划生育管理站调研员刘晓雄表示,这是因为上一代流动人口主要是熟练工,新生代流动人口在熟练程度、吃苦耐劳方面都不如上一代,很多人都不愿意选择苦一点、累一点的活儿,“因此在短期内,文化程度并不能决定收入水平。”

2010 年刚过完年,还在读高三的冰冰决定放弃考大学,学习自己喜欢的美甲。收拾了几件简单的衣物,她踏上了开往长沙的火车。随后,她加入了长沙一家连锁美甲店,开始了学徒生活——每天上班10个小时,每月1200元,睁开眼睛就是上班,下班了就回家睡觉,到了长沙几个月,都没机会出去逛一逛。

超三成住房支付困难,买房的不到10%

前几天,今年21岁的冰冰(化名)终于和姐妹一起租下长沙的一间小门面,拥有了自己的美甲店。冰冰2010年初从老家永州来到长沙,她准备今年努力一把,再靠家里支持一点,明年买房。

能够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成为大多数新生代流动人口的愿望。刘晓雄认为,对于这一群体,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样让他们尽快融入城市,“首先要让他们有地方住,能够安居”。

刘晓雄认为,新生代流动人口有着强烈的融入城市的欲望,希望成为城市新居民,但是在城乡二元结构、偏城背景下,政府住房保障政策却尚未或极少惠及这一群体。

然而,他们的留城意愿虽然强烈,但最终真正能实现永久定居的却不是很多。刘晓雄称,相较于城镇人,这些进城打拼的新生代们所拥有的基础肯定差一些,上一辈留给他们的很少,纯粹靠自己打拼。他们正是城镇化的主力军,因此,帮助这一群体的力度应该比帮助城镇居民群体的力度更大。

虽然新生代流动人口相对于上一代来说具有较高的文化程度,但是由于工作经验等限制,收入相对较低。根据2013年动态监测数据显示,新生代流动人口的平均月收入为2938元,比上一代流动人口低了将近300元。

通过几年的努力工作,冰冰已经有了自己的存款。她打算在今年努力一把,再让家里支持一点,明年买房。

这样机械性地重复生活模式,成为新生代流动人口城市生活的缩影。分析报告数据显示,新生代流动人口每周工作天数平均为6.3天,每天工作平均时长达到9.3小时,劳动强度大。

融入城市首先要让他们有地方住

昨日,记者从省人口计生委提供的一份《新生代与上一代流动人口发展比较分析》(以下简称“分析报告”)中得知,在湖南,像冰冰这样的新生代流动人口 (1980年以后出生)已占到全省流动人口总数的46.5%,成为流动人口的主力军。渴望融入城市,成为一名真正的城市人,相较上一辈,80、90后流动人口对都市生活有着更为强烈的渴望。

专题报告认为,新生代们住房困难的根源不仅仅在于房价、房租高涨,还与相关政策缺位有着紧密关联,突出表现为整体收入还相对较低的农民工没有被政府纳入到城镇住房保障体系之中。因此,将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全体社会成员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适时适度放开廉租房、公租房、经适房等保障性住房准入门槛,对于解决新生代流动人口的安居问题十分必要。(潇湘晨报)